▲ 时间:2008年7月23日  地点:徐达明别墅花园  摄影:奇迹 

彼岸·达明

死并非生的对立面,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
——村上春树《挪威的森林》


2016年3月2日早上熟睡中,被一阵持续的电话铃惊醒,接通,友人告知:徐达明走了。
虽然去年秋天就得悉他患了重病,但依然非常震惊和难过。

达明与我,亦师亦友。他秉性善良低调,为人淳朴谦虚,丝毫没有大师的架子。从2004年8月26日我和他在双桥窑场偶遇相识直至2010年12月,我订购他的最后一把铺砂石瓢交付,这六年间,彼此往来非常密集,他曾给予我诸多帮助,也林林总总交流过各种话题,比如紫砂传统技法的继承和弘扬;如何甄选藏品;八十年代他和海派书画家合作的往事等等。

中国有句老话叫“同行相轻”,然,但凡提到同行,达明只说别人的优点,别人的好,从来不说同行一个“不”字。记得2009年,一批广东壶友到访,我带他们去达明的府上参观,达明收藏了大量的明清炉钧釉作品,经过一番交流,其中一位广东壶友感概道:想不到江南小小一个乡镇,卧虎藏龙,文化底蕴如此深厚!

达明的人脉和平台在紫砂圈可以说得天独厚,父亲和叔叔都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,汪寅仙、周桂珍、鲍仲梅、施小马、高振宇均为亲戚,一家子能顶紫砂半边天。但是他和一般的艺二代不同,不吃老本,在继承徐门传统工艺的同时,另辟蹊径、独树一帜,开创了紫砂史上一个新的流派:"陶与木"。
2006年《陶木情系列二》组壶荣获全国第八届陶瓷创作评比金奖。2010年《陶木缘组壶》荣获全国第九届陶瓷艺术与创新设计金奖。这是中国陶艺界的奥斯卡,是对他艺术创作的最大肯定!

人生每一次的消亡,都是在另一个世界的苏醒!
他的英年早逝,也许是去了另一个时空。
唯祝愿他在彼岸:顺达,光明!

奇迹写于2016年3月7日凌晨


▲ 2004年8月26日,我正制作《划时代的八月》专题,在双桥窑场偶遇徐达明老师,当时他刚刚开窑,趿一双拖鞋,得罐里是一大一小两把石瓢和一把徐曲的提梁。
在这之前,我还只是在书上看过他的照片。

 

▲ 2004年9月5日,徐达明和徐曲第一次到访公园。进门刚落座,便告知一噩耗:李碧芳去世了!惊到目瞪口呆。
9月4号,我从毛国强家出来,路经李碧芳家的大门(他们两家的别墅紧挨在一起,互为邻居,达明的别墅也在同一排,隔开三家),接到常州一位壶友的电话,说要订一把李碧芳老师的竹货。
当时天色已晚,我又没车,要到大路上找“摩的”才能去华都搭出租车回宜兴,心想太晚了,改天再来吧。
谁知第二天李碧芳竟与世长辞。

▲ 2005年5月25日,下午四点起床,洗了一个头匆忙赶到丁山,因为当天是徐曲和鲍骧的婚宴。5点零几分赶到上海宾馆(现在的紫砂宾馆),其他宾客都还没到。
给徐曲红包,达明和徐师母说一概不收礼,推掉了。在大厅帮忙拍了几张照片。
来宾计有徐汉棠、徐秀棠、蒋新安、沈汉生、毛国强一家子、吴鸣、姚志源和其父,因不认识他二人,还险些闹出笑话。

▲ 2008年7月23日,四代同堂。

▲ 2009年4月21日,达明和他的工作台。

▲ 徐达明原创《龙蛋提梁》,入选紫砂公园三周年十佳作品

▲ 紫砂与红木的渗透互溶,中国人说它很传统,法国人说它很现代!

 

 

 ▲ 《双竹提梁壶》被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收藏

▲ 徐达明作品《幽思》,与海派大家程十发合作
历史上从来没有该款造型,其型来自上海画家陈佩秋的一幅画稿,达明一见倾心,立即动手创作,完工后古意盎然,耐人寻味。值得一提的是,壶名《幽思》为本人所起。

 

 

▲ 徐达明原创佳作《汉韵提梁壶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