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革前变色泥


奇迹/文

  2004年9月,我在丁山电影院对面的小鸭书店(印象中是这个名)买了一整套《天地方圆》,那里的紫砂书籍种类繁多,相当一部分是台湾八九十年代出版的,印刷精美,而且有些老壶的照片不常见到,于是顺手翻拍了几张较别致的,其中一把梅调鼎(也即赧翁)的《汉铎》跟景舟款大不相同,那个时候刚刚推出“名砂打造”,就想打造一把赧翁版的汉铎。之后四处打听哪个手艺人开模比较精准,因为一把模子壶,造型是最为重要的,造型出了差,后期再好也是白费劲。朋友给了我史剑良的电话。
  9月21(呵呵,我的记性可没这么NB,现在不有相机吗,每张照片都有日期时间,还精确到秒钟,只要记得年份,翻查一下照片就OK了),我去拜访了史剑良。
  彼此一见如故,一盏茶的工夫就相互熟捻了。由于他为众人开模,三教九流均有接触,我就问起谁的泥料比较有特色,谁家里有异品矿源。他说了两个人,我都认识,后来他想了想道:我家里倒是有一袋泥,文革以前别人用来砌猪圈的,前几年,那户人家拆房子,我看有些泥块还比较干净就拣了一袋,堆在那个杂物间好些年了。我一听就来劲了,打蛇随棍上,立时央他拿出来看看。他可是老大不愿意,因为那个杂物间还堆了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,灰尘仆仆,被我赶上了架,没辙,只得一件件搬出来。
  看到那个泥料的时候,挺失望。灰骨隆咚脏兮兮,还夹杂着石灰质、鹅毛还不知什么动物羽毛,这能做壶吗?泥料最怕有杂质,和了水看不出,一烧全现形,这儿一崩砂,那儿一包包。史剑良大概也觉得这泥有问题,就说:你先挑几块干净的,烧个试片或者找人做把小品试试。
  我当场挑了几块(见下图一),回去请徐志倩的先生刘师傅手工杵了杵,徐老师拍制了两把壶(见下图二)。制壶的时候,徐老师就嘀咕,这壶能有用吗?生坯还没有干透,壶身已经全部发霉了。后来谭老师在刻《绝唱》的时候也专门打来电话咨询,说这把壶全身长毛,当时可是12月份,刻出来有没有用?
  
  徐老师制的那两把壶出窑后,我找了一个专配仿老泥的朋友解惑,他也说不上是什么泥。在太阳光下,壶呈褐色,在日光灯下,呈黑色。放在黑料一起,像紫泥,跟紫泥搁一起,像紫茄,跟紫茄放一块,又像青灰。注入沸水后,颜色又有变化,不知如何形容。
  贴到网上后,反响热烈。大概11月中旬的样子,我找到史剑良,要买下他剩余的泥料。没想到又出现了一段小插曲,他有一个亲戚刚开始学做壶,他想反正这袋泥也没什么大用场,就给了他一大包,结果我去的时候只剩下半袋了,买回来一秤,刚好29公斤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▲ 专门为《绝唱》杵制的文革前变色泥。

◎样本